周子愉:蔡英文比胡錦濤還早知情「團派被團滅」,有可能嗎?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新新聞》10月27日刊出一篇「胡錦濤被架離前,蔡英文早知7常委名單」的內幕報導,內容提到,「據了解,實際上,蔡英文早就拿到與習近平一模一樣的名單,在胡錦濤還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國安局已經報告了蔡英文,『團派被團滅』」。但這樣的可信度與可能性有多高?

首先,這篇文章總共用了2次的「據指出」、3次的「據了解」、2次的「知情人士說」,而文章中末段則終於出現了稍微具體的人物,引述了「蔡英文政府一位參與國安事務的人士」所評論的內容,該人士所提則被寫成了三個段落。而值得深思的問題是,這篇報導內容到底有經過多少對於現役國安人士的訪談後,多重交叉比對而得出的成果?

我提舉一些例子提供讀者加以判斷,國安團隊是否真有能力第一手獲取來自中共內部的情報,提前掌握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單。首先,根據我這一年來採訪許多軍方高層與基層所得出結論,依照目前中華民國軍方內部的規劃,若共產中國將入侵台灣,與中華民國政府關係密切的國家,如美國、日本等,其情報系統將會提前透過私下管道向台北方面發出警示。這意味著與許多西方人士所期待的恐有落差。許多西方人士認為,台灣與中國語言相同,因此我方能較快及較準確取得來自中共的情資。然而,台灣實際上是仰賴「盟國」提供的情報。

2016年蔡英文就任中華民國總統開始,台海雙邊互動急速冷凍,幾乎斷線。蔡上任不久即傳出海協會和海基會溝通連繫機制中斷,而時任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面對相關訊息時跳針回覆,「全力維護現有機制」。根據當時的新聞報導,海協會不只完全無視海基會去函、60件傳真文件、電話熱線也通不了。若台海雙邊的互動如此冷淡,蔡英文政府要如何能「提前獲取中共內部情資」?1996年台海危機,當時的李登輝政府團隊內擁有能多條能與中共高層直通的對話管道與雙邊密使,才使當時的國安團隊能精準情勢。事隔26年,如今的蔡英文團隊中有這樣的管道或人士存在嗎?這樣的人脈甚至得安插在中共內部不同派系之中,才能透過交叉比對去獲得準確的情報,而這樣的前提存在嗎?

中共當前仍堅持清零政策,亦不開放邊境,這是民進黨支持者嘲諷的政策,但這亦同時證實,若內部的情報人員需經第三國轉交情報予台灣,暴露風險將更加大。而中共建立「網路防火長城」控管內部資訊更是出了名的有名,若台灣安插情報人員至中國境內,更不可能透過網路來相互傳遞情報,原因與前者相同,無疑加大諜報人員身分曝光的風險。

綜上而論,我方要能完全掌握中共高層情資無疑是難上加難,在這些訊息的基礎上,要做到幾乎是天方夜譚。

其次,該篇報導將我國安局原先在中共北戴河後,認為中共仍會維持集體領導模式,轉而往習近平會全部換上自己人馬的方向思考,關鍵點設定為兩件事: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公開稱俄方會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以及共產中國的外交部長王毅在聯合國大會上喊出,「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任何干涉中國內政的圖謀都必將遭到中國人民一致反對,任何試圖阻擋中國統一大業的行徑都必將被歷史車輪碾碎」。但這些都是新鮮事嗎?

俄羅斯早在葉爾欽執政時期,在1992年9月15日發佈《俄台關係條例》,該條例開宗明義宣稱:俄羅斯聯邦的對台關係,是以「只有一個中國」為出發點,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代表全中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俄羅斯聯邦不支持同台灣有官方的、政府間的關係。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早在去年(2021年)10月12日表示,「俄羅斯與大多數國家一樣,認為(consider)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並將以此作為俄羅斯外交政策的前提」。普丁則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期間訪中時,莫斯科和北京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宣吿他們在一系列問題上的協議立場。聲明中直接提及,「俄方重申恪守一個中國原則,承認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因此,普丁在今年10月27日)出席第19屆瓦爾岱國際論壇(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聲稱「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並不稀奇。

至於王毅在聯合國大會的談話更是中共長期以來「大外宣」的慣用詞彙與句型,中共常駐聯合國代表團發言人2020年在一份書面聲明中亦曾表明,「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顯見這樣的內容早已不足為奇,然而這卻成了我國安局判斷習近平將全面掌控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關鍵。

文章中段提及,我國安單位亦從美日輿情,抓到部分國內媒體罕有著墨,有關新出爐7名政治局常委的重要資訊。可笑的是,輿情乃「大眾言論與意向」,國安單位不僅參考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內幕,更參考日本《產經新聞》的分析,「美日的言論與意象」成為我國安局的情報來源,無不令人笑掉大牙。

文章末段引述「蔡英文政府一位參與國安事務的人士」之評論,包括形容習近平自己可以重拍《末代皇帝》的故事、當前習近平幕僚與唐帝國時期的「身、言、書、判」取士標準距離老遠云云,甚至直言「很多人自詡預測如何如何其實沒有太大意義」,既然以此結尾,又何必刊登一篇自豪「我國安局比胡錦濤早知情『團派被團滅』」的新聞?

綜上而論,該篇報導的可信度相當低,更不具太大參考價值。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阿方斯·羅培茲·特納:犯罪是專制民粹主義者之間的紐帶

By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法學學士。從事新聞工作6年,曾在東森電視擔任社群中心財經編輯與政治記者,亦曾在民視擔任政治記者與調查記者,現在則在網路媒體《呷新聞》記者。在職業生涯中,周子愉採訪了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的文膽、前美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官、斯洛維尼亞前總統、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德國國會議員、哈薩克反對派領袖等重要人物。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