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新疆七五事件為族人發聲 維族女孩流亡德國、妹妹2018年回家後失蹤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我和妹妹唯一的聯繫工具是微信(WeChat),每天都有給她發那些表情呀,或者是『妳好啊 妹妹』什麼的……但我手機上面顯示的是『對方不是你的朋友』」,人在德國慕尼黑的流亡維族人古麗孜艷·塔西買買提(Gulzire Taschmemet)生長於中共控制下的新疆伊寧市,對她而言,她認為她的家鄉不應該叫新疆,而是東突厥斯坦(East Turkestan),理應要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而她的家人現在正被中共押進集中營。

「我出生在東突厥斯坦的伊寧市,這裡離烏魯木齊坐飛機就是一個小時,坐車就是九個小時左右」,古麗孜艷說,伊寧市從1997年發生二·五事件後,中共就加大力度對當地管控,且比起其他新疆的城市來得更加嚴格。她回憶,「我就那種環境長大的,就是被漢人排斥,想抓我們就抓,我初中的一個朋友,為的就是二·五事件,被判了25年的刑,當時他只是個初中生」。

古麗孜艷的媽媽是個家庭主婦,爸爸是商人,過去長期在哈薩克一帶做生意,然而五年前,中國加強與哈薩克的邊境管制,並沒收了她爸爸的護照,從此無法自由出入境,生意也面臨危機。不僅如此,中共甚至拆了她們家的兩棟房子,原因是要做開發區,而古麗孜艷家的房子在未來要規劃新的一條道路上,因此需要被拆除。沒有公聽會,沒有聽證會,中共一聲令下,說拆就拆,甚至離她們家約一公里左右的一條三至五公里長的街道,街道的兩旁都是百年以上的樹木,也無法倖免,中共徹底將維吾爾的文化與自然環境破壞殆盡。

2005年,中共政府在當地想做開發區,當時古麗孜艷一家擁有約600畝的祖傳土地,而中共僅僅給了200萬(約當時價格的1000萬台幣)便全部徵收,「當時我爸爸很生氣地說,它們就只給200萬,但是那600畝土地,它們蓋了好多好多高樓,每一間都幾百萬幾百萬的賣」。

古麗孜艷說,她2005年考上廣東的深圳大學,她是第一批從新疆至中國一線城市就讀的學生。2009年發生了烏魯木齊七五事件時,她人在深圳,當時透過網路聲援族人,「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對待我們?」並在由維吾爾經濟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xti)所創辦的「維吾爾在線」(Uighur Biz)網站中,發表對於中國政府的批評。畢業後,她回到了伊寧市,馬上村子裡的共黨幹部並把她找去質問,古麗孜艷的父親因曾去過國外,知道女兒很有可能遭遇不測,因此花了10萬人民幣(約當時價格的50萬台幣),為她辦了護照,送出國,從此,古麗孜艷再也沒有回到家鄉。

古麗孜艷說,當時漢人辦護照只需要220元人民幣(約當時價格的1125台幣),而維吾爾族卻要花上10萬人民幣,甚至還要經過多達六個機構或部門審批才能取得,相當麻煩與不公平。

古麗娜·塔西買買提(Gulgine Tashmemet)2018年初入境中國後失蹤。圖片提供:古麗孜艷·塔西買買提

2017年底,是古麗孜艷一家的命運被徹底改變。「2017年11月16日開始,我母親最後一次跟我說,『孩子,以後我們不跟你聯繫,因為就……不太方便……從現在開始,妳就跟兩個孩子好好生活,注意妳的身體,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說話、通話』,然後我媽媽就就消失了」,古麗孜艷回憶著。當時她與在馬來西亞科技大學就讀博士的妹妹古麗娜·塔西買買提(Gulgine Tashmemet)非常擔心,由於父親的身體狀況不太好,妹妹曾在該年3月份時回去探望家人,也順利回到馬來西亞,因此覺得應該回去看一看,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姊姊我一定要回去」,古麗娜說,「我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現在也研究生畢業的,然後博士是2018年開始,所以我現在回去看一下」。當時,人在德國的姐姐古麗孜艷告訴妹妹,「最好不要回去吧!或許等幾個月,或者十幾天,他們肯定會跟我們說話的」,但妹妹很堅持說,「姊姊,我一定要回去」。在妹妹意志堅定的情況下,古麗孜艷告訴她,「妳一定要每週一次,將微信的頭像或者是封面照片換一下,然後我就透過這個,可以知道妳的狀況,讓我安心,知道妳在家或妳在做什麼,妳一定要就這樣做」,妹妹也答應了。

妹妹古麗娜2017年底回到伊寧市家中後,與母親的合影。圖片提供:古麗孜艷·塔西買買提

12月26日,古麗娜搭乘飛機,從馬來西亞吉隆坡飛往廣州,廣州飛往烏魯木齊,最後從烏魯目前飛往伊寧市。回到家後,古麗娜曾換過一次大頭貼,是一張與母親的合影。然而,第二次更換時,卻是將封面相片換成一張黑白照。只見古麗娜露出半身,臉部也不是很清楚,後方看似一片由水泥砌成的牆,沒有裝飾,相當單調。

古麗孜艷說,「這個房間是很黑暗,這個不是我們家,我知道我們家長得是什麼樣子」。當時她就意識到我妹妹肯定遇到事了,她趕緊跟朋友聯繫,最終在2018年2月份得到的回覆是,妳妹妹在「學校」,而「學校」指得就是中共口中的「職業培訓中心」,實際上就是集中管控維族人的集中營。古麗孜艷不死心,天天傳表情符號與問候語給妹妹古麗娜,但古麗娜卻再也沒有讀過她的訊息,沒多久,古麗娜的微信帳號顯示,「對方不是你的朋友」。

妹妹古麗娜的封面照片換成了一張黑白照。圖片提供:古麗孜艷·塔西買買提

在妹妹和父母相繼失蹤後,古麗孜艷不斷在德國為家人發聲,盼引起國際社會關注。「我剛開始是很害怕的,起初的兩個月很折磨,都待在家裡來回思考,是否公開這件事情,晚上也睡不著,吃飯也吃不了,這兩個月特別難受」。這兩個月中,許多原本的維族朋友跟她斷絕聯繫,在遲遲等不到家人音訊的情況下,她最終決定將這件事情告知國際社會。

古麗孜艷的「小姑」遭中共判刑19年。圖片提供:古麗孜艷·塔西買買提

其實不只父母與妹妹,古麗孜艷先生的妹妹妮格熱(Nigare Abdushukur),也遭中共秘密逮捕。妮格熱出生於1994年6月26日,從幼兒園開始就是上漢族學校,2017年7月畢業於新疆師範大學,是本科生。根據古麗孜艷的描述,2017年畢業後,11月跟家人一起遭到當地警察抓走,且在沒有家人和律師的陪伴下,被判刑19年。而罪名是因跟德國的哥哥,也就是跟我和先生聯繫。

古麗孜艷說,她知道若站出來為家人發聲,中共一定會更深的迫害她的家人,「但我想,這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遇上的問題,而是整個民族的面臨的問題」。她也很擔心,中共的系統到了歐洲甚至德國,她的孩子未來要如何生活?「我就為了我的孩子,為了民族,所以我就不怕了」。她希望國際社會不只是為維族人發聲,更需要的是採取行動。她想和妹妹和家人說,「一定要堅持,總有一天會見到太陽的,總有一天我也會跟家人團聚的。你們一定要堅持,保護好自己,不管什麼事,都一定要堅持到底」,說到這裡,古麗孜艷哽咽了。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德國官方認證! 蔡政權在台專案核准的「福爾威創」與中國製武肺快篩皆列不合格名單

By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法學學士。從事新聞工作6年,曾在東森電視擔任社群中心財經編輯與政治記者,亦曾在民視擔任政治記者與調查記者,現在則在網路媒體《呷新聞》記者。在職業生涯中,周子愉採訪了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的文膽、前美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官、斯洛維尼亞前總統、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德國國會議員、哈薩克反對派領袖等重要人物。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