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蔡英文2011赴LSE後一個月 倫大啟動調查論文及口委關鍵文件曝光

2 分鐘時間閱讀

總統蔡英文在2019年因遭爆倫敦政經學院(LSE)博士學位造假案爆發,當時遭挖2011年曾在陳其邁、謝志偉、張小月、蕭美琴等人的陪同下親赴LSE甚至還特別與參與利比亞前獨裁者格達費(Muammar Gaddafi)兒子「學位醜聞」的指導教授大衛·海爾德(David Held)見面!倫敦大學最新釋出的關鍵性資料揭露,就在蔡英文親赴的一個月後,倫敦大學內部開始收到要求核實蔡英文博士論文、博士學位的信件。根據當時倫大調查,倫大總圖「仍找不到目錄條目」且「沒有書面條目說明是否曾經收到過這份紙本論文」。

論文門在2019年爆發時,LSE官網曾在10月8日發出一份聲明,內文稱「倫大Senate House圖書館的紀錄證實,這個圖書館曾收到一份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並將之轉交給IALS圖書館」。然而,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夏洛特分校經濟系副教授林環牆公布的資料顯示,倫敦大學總圖書館(Senate House Library)在同一天(10月12日)提出三個震撼性的答覆:

  1. 從Senate House圖書館的卡片書目(Card Catalogue)紀錄來看,這個圖書館應從未收到校外口試委員們(External Examiners)繳回的原始論文副本。
  2. 另從後來的書目紀錄來看,Senate House圖書館在2011年收到一本論文,並送交給高等法律研究院(IALS)圖書館。
  3. 但是IALS圖書館已證實他們的圖書館已不再持有那一本2011版的論文。

此外,IALS也在同一天(10月12日)對同一問題所做的答覆,「我們的收藏沒有蔡英文的論文,而且我們的紀錄顯示,我們不曾收過蔡英文繳交的論文」。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2022年1月甫上任倫敦大學資訊治理官的艾米麗.布里克(Emily Brick)最新公布的內部電郵紀錄顯示,早在2011年,倫大方面就已啟動調查並發現問題。

倫敦政經學院研究生學位單位(Research Degrees Unit)內部人員在2011年7月13日倫敦時間下午3時4分發了一封回覆給某人的電子郵件,內容提到,「我從我們的檔案室裡拿到了蔡英文的文件。根據該文件,她在倫敦經濟學院註冊法學博士學位。從1980年10月到1982年6月。她向倫大提交了題為《不公平貿易行為與保障措施》(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s actions)的論文供其審查,並於1984年3月14日獲得了博士學位。我希望這些訊息對您有所幫助」。儘管這份資料的個資部分遭塗黑,但根據《呷新聞》調查,2011年LSE研究學位單位內包含三位相關人,包括研究學位副經理馬修·布拉克(Matthew Brack)、學位研究經理路易莎·格林(Louisa Green)以及高級研究學位助理艾理·威廉姆斯(Ally Williams)。

倫敦政經學院研究學位單位2011年人員配置。圖片來源:倫敦政經學院

倫大總圖書館內部人員在同日下午4時27分將上段信件轉寄給一名叫瑪麗亞(Maria)的人,內容提到,「請參閱下面來自某人(遭塗黑)的回信。請您檢查一下您的紙本記錄,看看我們是否能找出我們這份紙本論文,以及任何可能發生的線索?我查看了國家的論文索引,這以前是專門圖書館資訊中心學會.資訊管理學會(ASLIB,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Management)負責的,它表明我們確實有一份來自倫大總圖書館的紙本論文,但我還是找不到目錄條目(應該是電子目錄,並添加了註釋以表明它是否已被撤回發送到LSE,這應該已經發生了)」。

倫大總圖書館內部人員在內部在同月18日上午11時25分補充上段信件轉寄給某人,「我可以在下面的郵件中補充說明,我從電腦系統中追朔到1984年的卡片輸出,所以我知道我們曾經在書架上和電子目錄上有一份紙本論文,我們把學院的紙本論文寄給了IALS(高等法律研究院),但他們也沒有,所以我想知道是否因為學位頒授遭懷疑而導致紙本論文從目錄中被刪除?」

倫大研究生學位考試機構(Research Degree Examinations)則於隔日(19日)下午5時27分回覆,「很抱歉這麼久才給你答覆。我們已經把舊文件從檔案室裡拿出來了。我們的紀錄顯示該博士候選人是在1984年2月獲得學位。該份紀錄還說明,在學位授予後,我們持續催促口試委員和候選人導師交還考試論文長達一年半,但沒有書面條目說明是否曾經收到過這份紙本論文。我們的檔案中似乎還有綠色的「記錄表」和「論文複製表格」,我們通常會把它們和論文一起發給你們(指倫大總圖)。因此,可能在考試結束後的一段時間內,會有一份紙本論文(在當時是第三份的紙本論文)寄給你們,但我們很明顯沒有取得有關口試委員們那邊的紙本論文。在這份檔案中,我們沒有關於學位頒授或論文可能被撤銷的記錄。我也和她談過,她說她不記得這篇論文被撤回或學位頒授被撤銷,因為這樣的事情很少發生,她覺得她會記得的,而且檔案中也會有很多相應的通知和簽名。如果是這樣的話,檔案中也會有相應的通知和簽名。我們無法說明你在某個階段似乎『持有的』這份紙本論文的下落」。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獨家:從國安法到限聚令,香港「黃店」還有生存空間?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