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烏俄戰爭等於台海戰爭?前加泰隆尼亞議員:台灣應該擔心卻也應該鬆一口氣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烏克蘭遭俄羅斯入侵已經超過1個月。孤軍奮戰的烏克蘭,儘管獲得西方民主國家給予包含軍事武器在內的物資支援,但俄軍仍持續從東、南、北三方向首都基輔展開包圍。與烏克蘭相同處境的台灣,同樣被國際媒體列為「火藥庫」,是否應該擔憂台海因此爆發戰爭?前西班牙司法權總委員會委員、前加泰隆尼亞議員阿方斯·洛佩茲·特納(Alfons López Tena)在接受《呷新聞》採訪時認為,台灣應該擔心卻也應該鬆一口氣。

頓內次克、盧甘斯克獨立與加泰隆尼亞獨立一樣嗎?

比起加泰隆尼亞獨立遭到西班牙政府以及歐盟的反對與壓制,位於烏克蘭東部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則呈現了不同的命運,獲得了身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俄羅斯承認,俄國甚至不惜派兵與軍援這兩個「國家」。當記者問到,作為加泰羅尼亞支持獨立的政治家,如何看待頓內次克與盧甘斯克在俄國支持下獨立這個尷尬地的問題時,洛佩茲·特納回應,「這是個笑話!」他認為,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只是被俄羅斯總統普丁作為一個「省份」,如同克里米亞,這只是普丁政權在2014年開始策畫入侵和占領烏克蘭的一部分。洛佩茲·特納認為,因此,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獨立建國」目的是為另一個國家入侵烏克蘭而寫的楔子。而在洛佩茲·特納眼中,加泰羅尼亞的獨立運動是追求像波蘭的獨立或者烏克蘭的獨立,「我的意思是,我們過去有真正的國家、有自己的歷史、有自己的傳統,有人民和語言」。

正當普丁政權藉由讓烏克蘭東部獨立而發動戰爭的同時,歐洲卻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反美的左翼政黨陷入該不該譴責俄羅斯的困境

社會勞工黨的現任西班牙總理桑切斯(Pedro Sánchez)日前宣稱將運送武器給烏克蘭對抗俄國,引起與其組成聯合政府的左派政黨不滿。左派「眾志成城黨」(Unidos Podemos)的秘書長與內閣社會權利部長Ione Belarra就批評桑切斯的決定,聲稱外交管道才是化解烏俄衝突的最佳方式,而Ione Belarra提出的和平方案獲得英國前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和法國極左派政客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的支持。這恐導致西班牙聯合政府拆夥,國會提前大選!

對此,洛佩茲·特納表示,過去像是拉丁美洲、歐洲的左派政黨,特別是極左政黨,像現在的西班牙聯合政府,他們樂於看到這樣的國際危機,因為可以藉此指責美國、指責北約,指責西方,因為那是他們的口號。「但這次的俄烏戰爭就很難維持這種立場,因為很清楚誰是侵略者」。洛佩茲·特納強調,反美的左翼政黨在適應方面會有一點困難。

洛佩茲·特納認為,左翼陣營內仍對這方面存在分歧,但應該盡速在相同的立場下團結起來。「執政黨應該給予烏克蘭軍事援助,不僅是防禦性的,更應該是進攻性的武器,政府應該要是團結的」。洛佩茲·特納認為,這是一個如何讓原本的立場去適應現實的問題。「在海外,這一直是世界的一個問題。因為極左派或左派對於指責俄羅斯、指責普京感到不舒服,只是因為他們主要反美」。

儘管如此,洛佩茲·特納還是強調,現在,所有的制裁,不是在國家層面決定的,而在於歐盟。「值得慶幸的是,歐盟一直團結一致,願意採取行動,而不是在委員會和所有這些官僚機構裡浪費時間」。對於俄羅斯的制裁都是由所有歐盟國家共同制定的。因此,儘管西班牙是由左翼政黨執政,但正在做的事與法國、德國、義大利或波蘭一樣。唯一不同的國家是匈牙利,因為它與普丁和他的政權有很多意識形態上的聯繫。洛佩茲·特納說的是匈牙利外交部長西亞爾托(Peter Szijjarto)日前在臉書(Facebook)寫道,「我們不允許支援烏克蘭的武器過境匈牙利領土」。

另外,洛佩茲·特納還提到,根據歐盟條約,有保護成員國的義務。因此,若歷史多次與俄羅斯有軍事衝突的瑞典和芬蘭受到普丁政權的攻擊,他們將受到保護,而俄羅斯的行動將被認為是對歐盟所有國家的攻擊。

西方國家的「保證」與避免核戰爭的

然而,西方民主國家的「保證」真的有用嗎?30年前,烏克蘭抓準了蘇聯解體的契機而獨立,而莫斯科將數千核子武器留在了烏克蘭的國土上,包含176枚洲際彈道飛彈,1240枚核彈頭,總計約5000枚左右的戰術核武器,讓烏克蘭瞬間坐上世界第三大核武強國的位置。然而,當時的烏克蘭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五大強權的施壓下,被迫進行「無核化」,而美國、英國與俄羅斯則用簽署布達佩斯安全保障備忘錄保證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和政治獨立」。

30年後,普丁掌權下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讓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多次批評西方國家,包括北約和歐盟沒有履行他們的承諾。洛佩茲·特納認為,歐洲國家的政治和政策來自美國和北約的西方國家。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國家的軍事目的是為了遏制和威懾敵人,但不是直接以核模式開戰。「然而,若獨裁者入侵北約成員國,那我們將以一切方式進行反擊,這就是北約」。洛佩茲·特納以1956年匈牙利革命以及1968年發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為例,當時這兩國的人民反抗蘇聯建立的魁儡政府,而西方國家並沒有進行軍事干預。「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美國與蘇聯或俄羅斯的主要政策是不要在兩國之間、兩軍之間發生核戰爭」。洛佩茲·特納認為這是為什麼至今人不見美國或北約派兵支援烏克蘭的最大原因。

當北約不出兵支援烏克蘭,台灣該擔心嗎?

當北約不願意出兵支援烏克蘭的原因之一,是烏克蘭不是北約的成員國。與烏克蘭相同,台灣不是任何國際組織的成員,也沒有被批准加入任何西方民主國家的軍事聯盟。若中國入侵台灣,台灣人是否應該擔憂西方不派兵支援台灣?洛佩茲·特納坦率地說,「是的」,他強調,「這是自1947年以來發生的事情,所以對台灣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如今的台灣或台灣人民可以在一點上感到慶幸,那就是歐洲、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日本等的反應是壓倒性的。制裁的程度是以前從未見過的,俄羅斯的經濟在這一刻崩潰了,盧布成為廢紙,外商公司出走等等。俄羅斯不是索馬利亞,它是一個在全球化中的國家,貿易資本和貨幣流動中的國家。那麼,中國為此看到了什麼?中國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優先事項的領導層,那就是保持權力,擁有絕對的權力並永遠保持它,所以這就是他們的主要的、獨特的、唯一的目標。所以我現在看到的是,一支在紙面上絕對是壓倒性的軍隊正在透過幾個星期的時間,占領另一個獨立的國家,當人們反對的時候,這不是那麼容易的。而當民主國家反抗和建立制裁侵略者,這將給台灣人一個希望,中國應該吸取這個教訓,如果你想在自己的國家內保持權力,最好不要走這個路」。 洛佩茲·特納強調,當一個國家越過紅線發動侵略戰爭時,儘管面對的不會是受到各國結盟的軍事反擊,但你的經濟將為此崩潰。所以任何國家的人民不願意這樣做,也願意這樣投票。洛佩茲·特納不認為中國已經對入侵台灣做好了準備。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印度呼籲對俄烏危機採取外交手段並努力維持和平

By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系法學學士。從事新聞工作6年,曾在東森電視擔任社群中心財經編輯與政治記者,亦曾在民視擔任政治記者與調查記者,現在則在網路媒體《呷新聞》記者。在職業生涯中,周子愉採訪了美國前總統老布希的文膽、前美國駐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官、斯洛維尼亞前總統、白羅斯反對派領袖、香港立法會議員、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德國國會議員、哈薩克反對派領袖等重要人物。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