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阿扁! 扁政府陸委會曾嗆曹興誠:附和中共說法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日前聲稱要投入10億元,啟動「保鄉神射-台灣反入侵實彈神射手訓練專案」及「黑熊勇士」計畫,總目標是訓練出30萬名平民神射手,以及在3年內訓練出300萬名積極協助區域防衛的「黑熊勇士」,聲稱可以和國軍戰士配合,並組成沒有漏洞的全民防衛。曹興誠一改過去舔共的作風,不只被挖出過去前總統陳水扁曾批判曹是「操弄政治假和平之名行『反獨促統』之實」,《呷新聞》更挖出扁政府時期的陸委會曾發出聲明怒嗆曹興誠「附和中共說法」!

陳水扁曾怒轟曹興誠:這種搞政治的商人,天上聖母都不能原諒

中天新聞台報導,2007年的11月13日,當時台灣即將舉行選舉,當天各大報紙的頭版,都刊登半版的廣告,內容是主張「統一公投」,而這個廣告就是曹興誠所刊登,當時的總統陳水扁到台中市樂成宮上香時,公開批評曹興誠,生意人操弄政治假和平之名行「反獨促統」之實。時任陳水扁總統表示,「報紙報的很大篇,聯電曹興誠董事長花錢買廣告,說要來呼籲兩位總統候選人來同意、來合作、來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表面上台海和平、兩岸和平,大家都沒有意見,我想大家都贊成,哪一位總統候選人,說他不喜歡台海和平,哪一政府、哪一個官員說他反對兩岸和平,但是我要跟大家講,有人說他是生意人,他不懂政治,但是也因為他生意人頭腦好,所以呢,他來操弄政治,讓很多人不知不覺去受到影響,去被人欺騙,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陳總統當時說,「今天我要跟大家提醒,表面上叫做兩岸和平共處法,事實上這是一部非常清楚『反獨促統』的法案,他是反對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他是來鼓吹兩岸走向最後的統一之路。不然這個時候為什麼這多公投不能辦,他來主張說不能有獨立公投,只能有統一公投」。

陳總統當時呼籲,「各位!台灣的前途,台灣的命運,兩岸的關係何去何從,我們就是要開放讓2300萬台灣人民,大家來自由選擇跟決定,不能說只有有這項公投,不能有那項公投,只能有這樣的結論。不能有那樣的結果,他(曹興誠)在文章裡面寫得很清楚,他反對獨立公投,但是他主張統一公投,希望能推送統一公投,公投還可以不限次數,一直投統統一為止,你說反對獨立公投,支持統一公投,還不限次數,投到有一天統一為止」,並痛罵曹興誠「你這種搞政治的商人,天上聖母都不能原諒」。

扁政府陸委會批曹興誠:讓台灣陷入險境

而扁政府時期的陸委會亦對曹興誠開砲!時任陸委會副主委童振源(現蔡英文政權的僑務委員會委員長)發出新聞稿表示,針對曹興誠先生提出台灣應該制定「兩岸和平共處法」(和共法),希望推動兩岸和平與發展,其用心值得肯定,但是其方法與內涵只會適得其反,讓台灣陷入險境而不自知。曹先生的「和共法」最多只是「國統綱領」的翻版,但其策略卻比不上「國統綱領」,甚至是台灣版的「反分裂國家法」,為中國的立場與利益進行宣傳,達成分化台灣內部與加劇朝野對抗的效果。可以說,曹先生所提出的「和共法」就是「附和中共說法」,嚴重誤導台灣人民,有必要予以嚴正澄清。

過去五十八年,中國時時刻刻以軍事威脅台灣、對台灣進行國際圍堵、不願與台灣正常互動,對很多台灣人民而言是一種揮之不去的夢魘,但又是不得不天天面對的殘酷現實。因此,曹先生高舉民主公投大旗,提出開創兩岸和平發展新局面,這些原則與目標讓台灣人民乍聽之下難免心動、期盼。但是,事實上,曹先生的說法只是提供「兩岸和平發展」的迷幻藥,而不是提供解藥,試圖創造短期的快感,不僅無法促進兩岸的和平發展,反而會讓台灣瓦解心防、廢除武裝、自我分化,將嚴重危害台灣的利益與價值。

事實上,台灣早已確立民主公投原則作為決定兩岸關係未來發展的最後底線。在2004年5月的就職演說當中,陳總統非常明確地闡述:「台灣是一個完全自由民主的社會,沒有任何個人或政黨可以代替人民做出最後的選擇。如果兩岸之間能夠本於善意,共同營造一個『和平發展、自由選擇』的環境,未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台灣與中國之間,將發展任何形式的關係,只要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同意,我們都不排除。」

可見,民進黨政府對於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是超越統獨、超越黨派的設計,是尋求兩岸互惠雙贏的正常化關係;只要在和平自主的環境中獲得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同意,台灣便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兩岸新政治關係,當然也沒有排除統一的可能性。但是如何確保台灣人民在「和平發展、自由選擇」的環境進行民主決定,這是政府必須承擔的責任。兩岸關係相當複雜,而且牽涉到國家的生存與發展,政府對中國絕對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疏忽與幻想,必須務實地面對現實,提出務實的解決方法。

曹先生最大的錯誤在於誤判兩岸問題的根源,導致提出錯誤的藥方。兩岸問題的根源不是所謂「法理台獨」,而在於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始終不願意承認1949年以後中華民國仍然存在台灣、台灣主權獨立於中國之外與兩岸互不隸屬的事實。進一步而言,兩岸關係的緊張與衝突根源在於中國政府企圖消滅中華民國與併吞台灣,以完成所謂的「國家統一大業」。例如,1950年代,當時根本沒有所謂的「法理台獨」問題,但是中國卻發動兩次大規模攻擊台灣的軍事行動;1995-1996年,國民黨政府也遵守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但是中國卻對台灣進行軍事演習與飛彈試射。

其次,台灣的國家定位必須說清楚、講明白,我們才有基本立場判斷台灣的國家利益,以及思考台灣的兩岸關係戰略與策略。陳總統指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台灣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互不隸屬、互不統治、互不管轄的國家。這樣的國家定位不是一種主張,而是兩岸實存的事實,也是國人普遍能夠接受的共識。

但是曹先生卻沒有說清楚國家定位,反而以似是而非的說法混淆民眾。

  1. 曹先生說,台灣既然已經事實獨立,當然就不再需要「獨立公投」,因為「法理獨立」便會有戰爭。但是,曹先生又說,「入聯公投」會引起兩岸戰爭,暗示「入聯公投」就是「法理台獨」。一個獨立國家的人民透過公民投票的方式表達要求參與國際組織的意願,何以變成「法理台獨」?這不是自我否定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嗎?曹先生的說法前後相互矛盾。
  2. 雖然曹先生沒有表示要支持「一個中國原則」與「一國兩制」,卻在建議中要具體落實這兩項主張,否定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甚至肯定台灣被中國統一的合理性。曹先生在他的建議當中,不斷提出中國應該提出「高度自治」的方案與展現誠意,交付台灣人民進行「統一公投」。這項提議看似符合民主程序,但是已經先否定台灣為主權國家、矮化台灣的地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即使經過民主程序統一之後,台灣最多也只是「高度自治」,是中國的一個地方政府。如果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何需應另外一個國家的要求進行自我矮化的公民投票?曹先生的意識已經完全融入中國政府的統一思維而不自知,反而以民主之名否定台灣獨立之實,這是更令人驚駭的地方。
  3. 既然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當然我們有自己的國格與主體性。台灣為何需要屈辱國格、傷害主體性,要求立法院配合中國統一目標的需求,通過「和共法」舉行「統一公投」,局限台灣人民的前途選項,使台灣的未來發展受制於「一個中國」的框架呢?「統一」固然需要經由台灣人民的同意,但台灣人民不是為「統一」目標而存在,隨時被中國要求進行「統一公投」。在台灣沒有共識的情況下,不斷進行「統一公投」只會導致台灣內部分裂、朝野對抗、民意對抗、耗費資源,完全不符合曹先生提出「和共法」的初衷。
  4. 如果台灣先立法承認未來只有「兩岸統一」的可能性,則中國可以對外強調台灣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只是暫時叛逃的一省,未來會很快會回歸中國。這恰好可以合理化中國對台灣的國際圍堵與武力威脅,甚至藉此反對國際勢力介入台海問題,對台灣是百害而無一利。台灣將因此失去國際支持的籌碼與國際參與的正當性,喪失與中國談判的籌碼。
  5. 曹先生誤信中國的宣傳說法,正中敵人的陰謀。例如,中國「反分裂國家法」說要以最大誠意推動「和平統一」,中國領導人也說要「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所以曹先生認定只要台灣不排除統一的可能性,中國便會放棄使用武力,尊重台灣人民的統一公投結果。曹先生可以說是天真、浪漫之極。國民黨政府曾制定「國統綱領」與推動「分裂國家模式」參與國際社會與邁向和平統一,中國卻說台灣沒有資格。中國真的希望和平統一?台灣人民希望中國放棄武力威脅與國際圍堵台灣,但中國卻強化對台灣的武力威脅與國際圍堵。中國真的寄希望於台灣人民?
  6. 即使如曹先生所言,台灣只要不追求「法理台獨」,中國便不會侵略台灣,但是所謂「法理台獨」是中國片面的認定,並不是曹先生的認定。因為中國不能承認台灣獨立的現狀,而以「法理台獨」作為打壓與威脅台灣的藉口。例如,國民黨政府時代有「國統綱領」與「國統會」,中國仍批評台灣在追求「台獨」,而以武力威脅與國際圍堵相逼,要求台灣遵守「一個中國原則」。這再一次驗證了兩岸問題的根源不在於「台獨」,而是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兩岸互不隸屬的事實。
  7. 曹先生定義「法理台獨」為國際社會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曹先生又表示,如果各國承認台灣為主權國家,台灣達成「法理台獨」,中國便要攻打台灣,而且質疑台灣能維持「法理台獨」多久。其實,既然世界各國願意承認台灣為主權國家,這時候要問的應該是中國能與世界各國為敵多久?各國都承認外蒙古獨立至今,中國也被迫承認外蒙古獨立,並沒有聽說中國要以武力奪回外蒙古。
  8. 曹先生一再為中國政策宣傳,認為中國言出必行,完全不了解中國的策略是「軟硬兩手」交互運用,原則不變、策略彈性。然而,曹先生主張台灣必須遵照中國的條件設定兩岸關係的互動,恰好為中國化解國內發展的矛盾、國際社會的壓力、與台灣民意的壓力,甚至擴大台灣內部的分化、強化中國對台灣的政治壓力,逼迫台灣政府屈服於中國的政治條件。

過去五十八年,中國對台戰略至少經過三階段調整,從武力解放、和平解放到和平統一。這不是中國領導人對台灣人民寬厚仁慈,而是國內外局勢逼迫中國政府調整。2000年3月底以後中國不再提起「台灣拖延統一談判,便要對台灣動武」;2000年7月以後,中國調整「一個中國原則」三階段定義;2005年1月以後中國放棄「一個中國原則」作為兩岸功能性議題談判的前提。這不是中國政府喜歡民進黨政府,而是國內外局勢逼迫中國政府調整策略。

更加嚴重的是,曹先生很多想法是一廂情願、十足幻想,嚴重誤導民眾。

  1. 曹先生提到,「和共法」會成為台美中三國的共識。然而,「和共法」最多只是台灣內部共識的立法,中國與美國根本沒有參與「和共法」制定,怎麽該法會自動成為台美中三邊共識?例如,美國的「台灣關係法」與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也都是國內立法,當然不是台灣、美國與中國的共識。
  2. 曹先生說,中國會接受台灣人民進行「統一公投」。事實上,在最近「十七大」會議上,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才提出來「兩岸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台灣的前途必須由13億中國人民與2300萬台灣人民共同決定。中國豈會讓台灣人民決定要不要統一、甚至否決統一?而且,曹先生還認為,如果「統一公投」被否決,中國不會「強押」親戚「回家」,會改善中國自己的情況與提高「高度自治」的條件,耐心地等候台灣人民的下一次決定。中國對台灣何時如此仁慈過?中國就是要「強押」親戚「回家」,甚至「打死」親戚,也要把「屍體」帶「回家」,這就是中國的野蠻霸道。對中共而言,統一台灣是其獨裁政權的合法性,文的不行,便來武的,「和平統一」只是口號,它要的是「和平降服」或者「武力併吞」。
  3. 曹先生提出,只要台灣制定「和共法」,中國便會與台灣簽訂「和平協定」,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與建設台灣,甚至也能實現「法理台獨」的「理想」。這完全是十足幻想、欺騙國人的說法,連小孩子可能都不會相信。請曹先生好好研讀中國對台政策的文獻與兩岸關係互動的歷史。若不相信,請曹先生將他的「和共法」草案交給中國領導人,並請中國領導人公開承諾,支持台灣以主權獨立國家的身份加入國際組織。
  4. 曹先生提到,推行「法理台獨」是2300萬台灣人民對抗13億中國人民,所以必須放棄此念頭。如前所言,「法理台獨」是中國在定義,不是台灣,更不是曹先生。按照此邏輯,只要中國不喜歡,台灣便要屈服投降。然而,「拒絕統一」也與中國人民的意志相違背,也會造成2300萬台灣人民對抗13億中國人民,是不是台灣應該接受無條件統一?

總而言之,兩岸的和平與發展不能建立在中國的善意基礎上,更不能建築在一廂情願與幻想的基礎上,而是要透過兩岸官方互動建立互信與協商簽訂協定才有保障。兩岸問題相當複雜,需要長時間化解累積五十八年的結構性衝突。為此,政府提出民主原則作為台灣發展兩岸關係發展的最後底線,中國卻認為台灣人民必須加上十三億中國人民才能共同決定台灣的前途。我們提出兩岸互惠雙贏的建議,提議兩岸共存共榮的願景,包括具體提出歐洲聯盟的統合模式作為兩岸關係未來發展的建議,但是中國遲遲沒有回應。

兩岸的真正問題在於中國,更準確地說,在於中國共產黨的獨裁政府。中國一天沒有民主化,中共獨裁的部分合法性便建築在統一台灣的基礎上,便不可能尊重台灣民主與民意,兩岸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平;中國不放棄對台灣的打壓與威脅,兩岸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穩定。如果曹先生真的有心,請與政府一起合作,向中國對台灣的打壓與威脅說不,並且投入促進中國民主化的行列,從根本化解兩岸衝突的根源。

曹先生雖然表示是「關心國事的小民」,但卻不是沒有影響力的國民,可以在各大報兩次刊載半版廣告,這樣的財力豈是一般「小民」可為?而政府卻不一定有同樣的版面反駁曹先生的說法,以致於一般百姓誤信曹先生的說法,造成台灣內部分化加大、朝野對抗惡化,這應該不是曹先生的初衷,卻是中國企圖要操弄的目標。曹先生被中國利用,卻不自知,這才是我們所擔心的地方。

我們誠心聽取各方建議,也隨時歡迎曹先生到陸委會了解兩岸情勢與交換兩岸政策的看法。但曹先生利用龐大財力刊登廣告,提出「兩岸和平發展」的迷幻藥,附和中共的說法、扭曲兩岸關係的事實、提出一廂情願的想法、甚至提出很多不切實際的幻想,是在誤導台灣民眾,造成台灣內部更加分化與朝野對抗,最後讓台灣陷入更大的險境。我們希望曹先生能充分理解兩岸問題的複雜性,不要再誤導台灣人民,更不要被中國所利用而不自知。因此,我們必須做出上述的嚴正澄清。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煤炭庫存短缺的印度陷入電力危機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