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反對派領袖:俄羅斯一開始希望入侵的不是烏克蘭,而是白羅斯

2 分鐘時間閱讀

俄羅斯普丁政權自2022年2月24日凌晨發動對烏克蘭的入侵戰爭,引發國際社會譴責。然而,根據近期的烏克蘭情報局所公布的俄羅斯軍事文件顯示,早在2020年,當時普丁的盟友、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正面臨利用「選舉舞弊」來延續他的總統位置而引發的大規模抗議,普丁當時計劃入侵並佔領白羅斯,避免盧卡申科政權遭到推翻。對此,2020年白羅斯總統選舉候選人、反對派領袖斯維特蘭娜·季哈諾夫斯卡亞(Sviatlana Tsikhanouskaya)在一場活動中接受《呷新聞》提問時回答了這個問題。

圖片來源:Sviatlana Tsikhanouskaya/Twitter

歐洲最後的獨裁國家

盧卡申科自1994年開始在白羅斯掌權至今,被外界稱為「歐洲最後的獨裁者」,該國一直是俄羅斯的重要盟友。在他的威權統治下,與他對立的聲音都受到打壓。2020年8月9日,白羅斯舉行了第六次總統「選舉」。在「選舉」前,反對派總統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亞曾在首都明斯克舉辦大型集會,人權組織統計約有6萬3000至7萬人參與了這場競選活動,警方則統計約有1萬8000人參與,這是1991年以來,白羅斯境內最大的集會。

然而,「選舉」當天,白羅斯網路出現異常封鎖、親政府的電視台顯示盧卡申科獲得了80%的選票,隨即引發全國各地多個城市的民眾上街抗議。執法部門使用警棍、橡膠子彈、水砲、催淚彈、閃光彈等武器驅趕市民,這是白羅斯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大的示威活動。保安部門拘捕了約3000人,至少50人因受傷被送往醫院,一名示威者死亡。「選舉」後,白羅斯人民開始發動集會、罷工、罷課,要求盧卡申科下台。8月16日,普丁表態支持盧卡申科,導致22萬名白羅斯公民參與了反對派在明斯克舉行的「自由大遊行」。由於盧卡申科政權在選後開始秘密逮捕多名反對派領袖,包括音樂家瑪麗亞·科列斯尼科娃(Maria Kalesnikava)、銀行家維克托·巴巴里科(Viktar Babaryka),讓參與總統選舉的反對派領袖季哈諾夫斯卡亞自8月11日宣布流亡至立陶宛。

季哈諾夫斯卡亞原本是一名英文教師,她的先生是白羅斯知名的YouTuber以及社會運動家謝爾蓋·季哈諾夫斯基(Sergei Tikhanovsky)。謝爾蓋因為長期在網路上批評盧卡申科是「蟑螂」,發動民眾手持拖鞋遊行,並試圖連署參與總統選舉,使得他被警察以「破壞公共秩序」為名逮捕,而他的妻子則隨後宣布「代夫」參選。而謝爾蓋在2021年被白羅斯法院判處18年有期徒刑。

白羅斯版本的「波羅的海資訊局」

季哈諾夫斯卡亞在流亡立陶宛後,她成立權力移交協調委員會(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the Transfer of Power)白羅斯人民大使館(People’s Embassies of Belarus)等類似影子政府的機構,目的是促進白羅斯的民主權力移交。立陶宛議會在2020年8月18日以120票贊成、0票反對和2票棄權通過了一項決議,呼籲不承認白羅斯最近的總統選舉和對鄰國官員的製裁。該決議還敦促立陶宛領導人、歐洲理事會、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以及歐盟和北約成員國的國家議會和政府不要承認亞歷山大·盧卡申科為白羅斯的合法總統。同年9月10日,時任立陶宛外交部長利納斯·林克維丘斯(Linas Linkevicius)在Twitter發文指出,「今天立陶宛議會通過了一項決議,強調即將卸任的領導層已失去合法性,並呼籲國際社會支持斯維特蘭娜·季哈諾夫斯卡亞和白羅斯『協調委員會』爭取新的民主選舉」。同年10月17日,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和加拿大外交部長發表關於支持白羅斯民間社會、「協調委員會」與合作的必要性的聯合聲明以及關於其他共同利益和優先事項。

圖片來源:Sviatlana Tsikhanouskaya/Twitter

根據立陶宛國家廣播電視台(Lithuanian National Radio and Television)報導,立陶宛外交部長格比亞魯斯·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在2021年1月8日提議,白羅斯反對派「協調委員會」應在立陶宛設立辦事處,並獲得該國政府某種形式的法律承認,該代表處可能具有與蘇聯佔領期間在國外運營的波羅的海資訊局(Baltic Information Bureaus)類似的地位。根據英國歷史學家約翰·希登(John Hiden)撰寫的《冷戰時期的波羅的海問題》(The Baltic Question During the Cold War)一書中提到,在冷戰期間,西歐大國對其波羅的海政策保持低調,主要在文化問題上與波羅的海的政治行為者開辟渠道,例如設立波羅的海資訊局。1990年12月20日,哥本哈根開設了第一個波羅的海資訊局,並在同一天舉行了由北歐國家和波羅的海三國外交部長參加的會議(所謂的5+3會議)。後者在結束時發表了一項聲明,大意是必須增加波羅的海國家在美國歐洲安全與合作委員會(Commission on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進程中的「實際」參與,並著眼於它們今後的全面參與。另據拉脫維亞國防部長阿爾提斯·帕布里克斯(Artis Pabriks)所撰寫的《拉脫維亞:變革的挑戰》(Latvia: The Challenges of Change)一書中則提到,波羅的海三國在重新建立獨立後,波羅的海資訊局成為拉脫維亞、愛沙尼亞和立陶宛的大使館。如今,白羅斯的反對派正在21世紀重演同樣的劇本。

秘密加入俄烏戰爭的盧卡申科政權

儘管白羅斯的盧卡申科至今並沒有實際參與入侵烏克蘭的軍事行動,但卻在國防與外交上頻頻給予普丁政權高度支持,包括與俄羅斯組建「新蘇聯」。根據《新聞週刊》(Newsweek)報導,盧卡申科在今年4月21日會見了俄羅斯沃羅涅日州州長亞歷山大·古謝夫(Aleksandr Gusev),兩人討論了他們對進一步發展白羅斯和俄羅斯之間合作的興趣。盧卡申科在會中表示,「我們正在根據新原則建立一個單一的聯盟國,以確保每個人的利益都受到尊重,主權獨立國家——白羅斯和俄羅斯——繼續發展。我相信這個聯盟將吸引前蘇聯的其他共和國」。此舉目前被視為白羅斯企圖與俄羅斯組建新蘇聯。而自1997年4月2日開始至今,俄羅斯和白羅斯簽訂條約建立超國家實體「俄白聯盟國」,目的是實現更大程度的政治、經濟和社會融合。

圖片提供:Club de Madrid/Twitter

不僅如此,季哈諾夫斯卡亞在5月18日於西班牙馬德里商學院大學(IE University)的公開會議中提到,「從技術層面來說,白羅斯不是(烏俄)衝突的一部分,但它成為俄羅斯的一個發射台。在俄羅斯政權的允許下,從被俄羅斯軍隊占領的我國領土上發射了700多枚導彈。這些導彈和飛機的目標是烏克蘭的和平城市和民用物體,如婦產醫院,它是從白羅斯的領土上轟炸的。獨裁者盧卡申科希望這場戰爭能成為他和普丁的一個大勝利」。季哈諾夫斯卡亞強調,普丁與盧卡申科低估了烏克蘭人民的力量和勇敢,也低估了白羅斯社會的反戰情緒。大約86%的白羅斯人民聲稱,他們反對白羅斯參加這場戰爭。此外,季哈諾夫斯卡亞還提到了白羅斯志願者組成的「卡斯圖斯·卡利諾夫斯基營」(Kastuś Kalinoŭski Regiment),現在正在與烏克蘭軍人並肩作戰。這場會議由西班牙全球事務領先數字出版物EsGlobal的主任兼馬德里俱樂部(Club de Madrid)董事克里斯蒂娜·曼薩諾(Cristina Manzano)主持。

針對主持人提問,白羅斯在其南部與烏克蘭邊境部署特種作戰部隊,是否是要加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時,季哈諾夫斯卡亞表示,「白羅斯和烏克蘭的關係一直很好。烏克蘭人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根據他們獲得的情報顯示,一些白羅斯的軍官們得到了參與這場戰爭的命令,但他們拒絕了。而這些士兵的母親亦發起了溫和的運動,他們開始給兒子們打電話,要求他們不要加入俄羅斯軍隊。季哈諾夫斯卡亞強調,盧卡申科是白羅斯的非法領導人,而他已經成為普丁政權的幫凶,她說,「他必須承擔把白羅斯土地給俄羅斯軍隊運用的全部責任」。作為白羅斯的反對派,季哈諾夫斯卡亞的團隊正要求白羅斯的士兵不要對烏克蘭人作戰,她說,「因為現在我們的義務是與烏克蘭人民在一起,士兵和軍官都非常了解這一點」。

圖片來源:Sviatlana Tsikhanouskaya/Twitter

季哈諾夫斯卡亞在回應觀眾的提問時表示,她是出乎意料地進入政界的。「一開始,我確信歐洲有強大的組織或結構,如歐洲委員會、歐洲理事會,他們將能夠立即給予民主運動幫助。我逐步意識到,這些建築或機構在民主社會中起作用,但有時他們沒有足夠的工具來幫助獨裁者」。季哈諾夫斯卡亞認為,現在西方國家主要是討論盧卡申科政權的違法行為,但主要是討論。她認為,西方民主國家應該要制定強有力的解決方案,「正如我們在烏克蘭的例子中看到的那樣,當這場戰爭涉及這麼多機構和國家時,甚至那些無法想像他們會參與的國家,會提供重型武器提供幫助」。季哈諾夫斯卡亞強調,白羅斯人民和盧卡申科政權是兩回事,而她總是必須一次又一次地透過政治家、透過媒體來解釋。她認為,與各國領導人不斷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他們對政府有影響,而她需要不斷更新關於白羅斯內部的訊息給各國領導人。

在回應《理性報》(La Razón)記者問及普丁和盧卡申科的相似處時,季哈諾夫斯卡亞說,「都是獨裁者,不怎麼考慮人民,他們只考慮自己的權力。當然,盧卡申科並沒有在世界範圍內恢復俄羅斯帝國的雄心壯志,但他犧牲了白羅斯人的命運。盧卡申科必須為普丁在2020年給予他的支持付出代價」。

情報顯示:普丁政權曾密謀在2020入侵白羅斯

根據烏克蘭國防部情報部門4月19日公佈的文件,俄羅斯正計劃入侵白羅斯以防止政權更迭。 克里姆林宮至今仍未對此資訊的真實性作出回應。 作為白羅斯反對派領導人,季哈諾夫斯卡亞回應《呷新聞》提問時坦承,當他們在2020年發動抗議集會的時候,他們已經獲得了這樣的情報,當時俄羅斯軍隊已經在與白羅斯的邊界上蓄勢待發,如果反對派成功成為執政黨,俄羅斯將發動入侵戰爭。「我不得不說,我認為,俄羅斯一開始希望入侵的不是烏克蘭,而是白羅斯」。

畫面翻攝:《呷新聞》

在這場會議中,拉脫維亞前總統維拉·薇契-斐柏嘉(Vaira Vīķe-Freiberga)亦透過視訊參加並表示,「作為拉脫維亞前總統,我可以對白羅斯反對派表示充分同情,他們在選舉時盡其所能,現在已經違背他們的意願而成為戰爭罪行和罪行的不情願的幫兇。俄羅斯及其軍隊在烏克蘭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感謝您發言並提醒我們,貴國對盧卡申科總統對其親信普丁表示的支持並不一致」。

圖片提供:Club de Madrid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場會議的網路直播中,俄羅斯支持者企圖干擾會議進行,並試圖將季哈諾夫斯卡亞抹黑成「納粹分子」,甚至在會議中高喊「希特勒萬歲」。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樂高樂園加州度假村為全球首次亮相的「樂高菲拉里的建造和比賽」景點揭幕!

By

周子愉於2020年07月起擔任《呷新聞》總編輯,主要報導與關注台灣政治、中國人權,西藏人權,新疆人權、香港政治以及美國政治,過去曾專訪過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譚耀宗、香港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以及台灣多位政治人物。在《呷新聞》前,曾待過東森電視與民視,並擔任記者。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