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約旦真的發生政變了嗎?中東專家解讀內幕

少於 1 分鐘時間閱讀

約旦王室4月4日表示,它挫敗了與國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同父異母的兄弟對抗該王國的陰謀,逮捕了至少16名被指控為「煽動叛亂」的嫌疑人,並指控外國同謀。《呷新聞》專訪黎巴嫩中東問題專家阿明·卡穆裡耶(Amine Kammouriyeh),試圖尋找前王儲哈姆扎王子(Prince Hamzah)對國王阿卜杜拉二世政變背後的真實故事,並研究這次推翻的背景和動機。

到目前為止,還不清楚約旦發生了什麼。不過,約旦沒有逮捕高層軍官,首都和其他城市也沒有出現任何軍事行動,這削弱了「政變」企圖的前提,因為政變是需要有利於「先發制人的行動」。這次的所謂的「政變」,主要是出於內部原因;不了解這個實體及其關注的問題,就不可能了解約旦發生了什麼。

約旦是一個資源匱乏的國家,國土面積狹小,地處易受影響的困難地域。 它與被以色列占領的巴勒斯坦擁有最長的邊界,與其他阿拉伯國家相鄰,時而與它和解,時而與它意見相左,一旦這些國家處於朋友的地位,時而又處於對手和敵人的合作。

國王阿卜杜拉二世訪問首相府並主持部分內閣會議。圖片來源:Royal Hashemite Court/Flickr

阿明·卡穆裡耶說,一個國家仍然陷於兩個關注點之間:對另類家園的痴迷,以及對他人項目中侵蝕的痴迷,需要一個優先於國家和社會戰略的生存戰略,即使社會和條件的優先事項有時優先於系統的生存。

因此,這個國家正在努力防止自己或存在在其環境、鄰國或整個地區條件的壓力下能維持政權不解體。約旦正面臨著內部和地區性的深層次、多方面的危機,反映在經濟和社會危機惡化上的普遍不滿,由於一年多前因武肺疫情而採取的關閉措施,導致失業率居高不下,危機加深。同時,公共債務超過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一,阿明·卡穆裡耶說。

安曼抱怨國際援助的減少,並表示在過去十年中,收容敘利亞難民(在聯合國難民署的名單上登記的難民中,有一百萬人的集團,分布在安曼和約旦各省)已經讓它損失了一百多億美元。阿明·卡穆裡耶說,隨著經濟形勢的惡化,國王阿蔔杜拉二世的關注點僅限於如何將王儲侯賽因親王推到最前線,他已經免除了過去扮演的權力中心,使王宮免於直接應對危機。

阿明·卡穆裡耶在約旦事件中解釋說,有三個中心是王室建制的盾牌:王宮主席團、首相辦公室和情報局。「這些場所一直被那些與約旦街道及其關注的問題,特別是與宗族的日常接觸的知名人士占據。他們補充說,具有軍事性質的國王寧願取消參謀長、首相和情報局局長的政治角色,並在這些職位上安排普通雇員,他們不會回應前王儲的請求」,阿明·卡穆裡耶說。

「王室機構擔心或期望在其他阿拉伯國家發生的事情會在約旦重演,從利用一些內部力量與外部支持,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洪流,以實現政治議程,並施加條件,與人民的利益無關」,阿明·卡穆裡耶說。

至於約旦在地區層面面臨的更重要的問題,是失去了過去的作用,特別是鑒於伊拉克發生的事情,伊拉克以促銷價格向約旦供應石油。阿明·卡穆裡耶說,毫無疑問,海灣國家和以色列最近達成的正常化協議削弱了約旦王國的作用和功能,長期以來,它是以色列和其他阿拉伯國家,特別是海灣國家之間的紐帶。

很可能是海灣國家與以色列的和解以犧牲占約旦人口一半的巴勒斯坦人為代價,一方面加強了阿曼與阿聯酋、沙烏地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間的緊張關係(這也適用於川普政府)。阿明·卡穆裡耶說,約旦人擔心利雅得會利用與以色列的求愛,取代哈希姆的贊助,接管阿克薩清真寺的伊斯蘭聖地監管。

同樣,儘管兩國簽訂了和平協議,但以色列甚至故意忽視約旦的利益。 這種忽視,有些是政治原因。阿明·卡穆裡耶說,有些是由於阿卜杜拉二世和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之間的私人關係並不好,最終導致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取消了對阿克薩清真寺的訪問,在此背景下,以色列人對這次訪問提出了條件,違反了承認約旦對耶路撒冷聖地主權的《約旦與以色列和平條約》A項條款。

約旦人迅速作出反應,不止一次禁止納坦雅胡從特拉維夫飛往阿布扎比的飛機前的約旦領空,迫使後者取消行程。在此之前,兩國之間關於「世紀交易」、關於「租賃」約旦河谷的爭端、將以色列主權強加於耶路撒冷、以及納坦雅胡挑釁性地接待冷血殺害約旦公民的以色列駐安曼使館警衛,而不是對他進行審判,要知道安曼拒絕讓他離開約旦土地,並規定對他進行調查,因為這些事實加在一起。當然,將使王室機構擔心或期望在其他阿拉伯國家發生的事情將在約旦重演,從利用一些內部力量與外部支持,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洪流,以實現政治議程,並施加條件,與人民的利益無關,阿明·卡穆裡耶說。

在沒有確鑿的跡像表明發生了實際政變的情況下,那些阻止他的人,在安曼當局看來,透過「與外國方面聯繫」,准備讓他參與一個旨在「國家安全和穩定」的陰謀。這個機構的所作所為很可能是一次墮胎前的行動,試圖組織抗議活動似乎是一場「群眾在街頭出現的起義」,得到了部落的廣泛支持,打算點燃「約旦之春」,削弱阿卜杜拉國王的作用,可以歸功於哈姆扎王子,他以一種戲劇性的方式被排除在盟約的任務之外,阿明·卡穆裡耶說。

上周末在約旦發生的事情並不是一個偶然的事件,在這個在區域地理上沸騰的火山上擁有穩定的國家,這仍然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情。約旦還能在該地區的地圖及其震動範圍內和外面同時生活嗎? 他能繼續在陷阱和地雷之間行走而不受損害嗎? 通過研究最主要被告的名字、時間和發布,可以得出結論,先發制人的行動向幾個方向傳遞了信息。

首先,伊朗和美國戰爭與和平的場景,對統治家族本身,因為最大的危險是國王和他的兒子,誰攜帶哈希姆的合法性,這就是適用於哈姆扎王子同父異母的兄弟,首先,他被剝奪了王位和繼承他的父親國王,因為他當時的年齡很小,其次,從契約的任務,他被迫放棄他的同父異母的侄子的利益,阿明·卡穆裡耶說。

盡管如此,哈姆扎不時就關鍵性的地方性腐敗問題發表政見,他的人氣比較高。阿明·卡穆裡耶說,社群媒體有助於提高他的知名度和魅力,但不能忽視的是,在約旦狹小的圈子裡,通過哈姆扎王子的個性,對已故侯賽因國王有懷念之情,哈姆扎王子與他的母親努爾王後、與美國,特別是與民主黨內活躍而有影響力的人物保持著密切的關系。

第三,美國透過徵求報價,表示王國在面臨內外重大威脅的情況下仍能保持穩定,很顯然,在以色列不願譴責政變企圖的情況下,華府收到了這一信息,並迅速做出回應,確認國王的支持。阿明·卡穆裡耶說,希望這種「美國的同情」能有助於緩解以色列和海灣地區對約旦的壓力。

無論如何,上周末在約旦發生的事情並非曇花一現。在這個國家,它仍然是一件非同尋常的事情。

每天都有大量的人湧向《呷新聞》獲取優質新聞,現在台灣、美國、英國、印度、日本、法國、巴基斯坦、中國、馬來西亞等地的讀者,都在經濟上支持我們。

在這個混亂、危險的時代,像《呷新聞》這樣獨立、追求真相的新聞機構至關重要。我們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值得信賴的資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向所有讀者開放所有報導內容的原因,無論他們住在哪裡,也無論他們能支付多少錢。

《呷新聞》沒有股東或億萬富翁,這意味著我們的新聞報導不受影響,不受既得利益的影響,這使我們與眾不同。我們的編輯獨立性和自主性使我們能夠對那些擁有政治和商業權力的人進行無畏的調查和分析。我們可以為被壓迫和被忽視的人發聲,並幫助帶來一個更光明、更公平的未來。

如果說什麼時機可以加入我們,那就是現在。你們有能力支持我們渡過這個動蕩的經濟時代,並使我們的新聞報導能夠接觸到更多國家的人。

每一份貢獻,無論大小,都會帶來不同。支持《呷新聞》,讓我們報導優質的新聞。

支持《呷新聞》➔

◆相關文章:  在印度政府為海外留學生啟動疫苗接種計畫後,終於讓他們看見曙光

By

《呷新聞》屬政經傳媒,提供要聞、獨家、娛樂等數位內容。

社群+媒體
讓你的經驗發揮作用

×
跳至工具列